返回 番外32云霓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

    番外32云霓 (第2/3页)

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那支巧夺天工的金凤步摇上。

    这些出身显贵的女客个个目光如炬,对于京城中的那些首饰铺子以及内造之物如数家珍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一眼就看出来了,皇后头上的这支步摇应该是出自南珠坊。

    谁人不知南珠坊的首饰件件都是珍品,买家需要提前一年预定,也就是说,太后或者新帝早在一年前就为皇后预定了这支发钗。

    不对,太后彼时被先帝顾琅软禁在宫中,也就是说,这支发钗肯定是新帝顾玦在一年前就亲自定给皇后的。

    女宾们再次感叹起新帝对皇后的心意,她们的心情已经不是“羡慕”这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。

    最为感慨的也许是礼部尚书杨玄善的夫人了。

    杨夫人从前就听杨玄善抱怨过新帝在登基大典上种种出格的行为,听得她啧啧称奇;前些天,夫妻俩说起皇后的及笄礼时,杨玄善还说什么以新帝的不靠谱,没准跑来给皇后主持及笄礼也不好说,没得把皇后的及笄礼搞得乱七八糟,当时杨夫人还半信半疑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,杨夫人真想飞回府去与他对质,这老头子真是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杨夫人赞叹不已,觉得皇后娘娘从容貌、气质、仪态全都让人挑不出毛病来,今天的及笄礼再隆重不过了。

    待沈千尘完成最后一个步骤“揖谢”后,及笄礼才算是礼成了。

    若是平常,到了这一步,就该宾客们围上去,对着女方长辈夸一番教女有方、赞对方有福气什么的,再把及笄礼的主角天花乱坠地吹上一通,就图个喜气和热闹。

    但今天不同,这里是坤宁宫,太后与皇后在此,于是那些女宾们也就变得十分矜持,不敢随意乱动,她们客套而节制地赞了“皇后娘娘雍容”,“母仪天下”云云的话,声音大都干巴巴的。

    也唯有礼亲王妃自在得很,她笑吟吟地对殷太后说道:“太后,今天我可是和我家王爷说了,要在宫里用了午膳再走的。”

    殷太后被逗笑了:“放心,不会让你饿着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其他人也放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及笄礼后,宫里还安排了宫宴,还有戏班子唱戏,从上午一直热闹到了下午,没有片刻的冷场。

    申时,众宾客才纷纷出宫回府,皇宫中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沈千尘这才回了乾清宫,太阳已经西斜。

    乾清宫内,静悄悄的,一片空旷,像是一个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要不是内侍告诉沈千尘,顾玦在这里,沈千尘怕是要跑去御书房找他。

    “九遐!”

    沈千尘越走越快,步摇也随之在鬓发间摇曳不已,她急切地掀开了珠帘,风风火火地冲入寝宫内。

    然后,一眼就看到了倚在窗边的男子。

    时间似乎在这一瞬放慢。

    身着一袭真红衣袍的顾玦正慵懒地歪在椅子上,一手成拳抵住一侧脸颊,一头如鸦羽般的乌发半披半束地散在肩头,发丝在金色的阳光下泛着丝绸般的光泽。

    他眉如墨画,目似星辰,真红衣衫穿在他身上,让他少了几分平日里那种云淡风轻的气质,多了一股子千年狐狸精似的妖魅劲。

    阳光下,他那双黑得深不见的眸中像是点点金光在闪动着,漂亮得让人心悸。

    沈千尘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地紧张,但脚下的步履没缓。

    她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礼物,你没忘记吧!”她一把捏住了他的袖子,双眸亮晶晶地看着他,声音娇软。

    顾玦反手拉住了她的手腕,将她轻轻地揽入他的怀中,右掌在她不盈一握的纤腰上温柔地摩挲着。

    “发钗喜欢吗?”他问她,含笑看着她,宽厚的胸膛贴着她的背。

    这支金凤步摇戴在她头上的样子,比他预想得还要好看!

    “喜欢!”坐在他膝头的沈千尘忙不迭地点头。

    顾玦低低地笑。

    他一笑,胸膛就随之振动,沈千尘能清晰地感觉到他胸膛的每一下振动,能透过那单薄的衣衫感觉到他温暖的体温。

    她微微转过身,一手一把抓住他胸前的衣襟,再次追问:“我说的不是发钗……”

    当她的眼眸与他的眼眸直直地四目对视时,她忽然间就犹如醍醐灌顶,将手中的衣料抓得更紧,“你记得对不对?!你给我取好了‘小字’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女子……笄而字。”顾玦又是一笑,修长的左手手指轻触着沈千尘柔嫩细腻的脸颊,右臂抱紧她,与她密不可分地贴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沈千尘的脑海中立刻浮现《礼记》中那句完整的话:

    女子许嫁,笄而字。

    沈千尘怔了怔,眨了眨眼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